正在阅读:悠悠岁月济南大观园
分享文章

微信扫一扫

参与评论
0
当前位置:首页 / 文章 / 济南故事 / 正文

信息未审核或下架中,当前页面为预览效果,仅管理员可见

悠悠岁月济南大观园

转载 泉城济南2022/04/23 11:13:12 发布 来源:济南电视台 作者:济南信息港 695 阅读 0 评论 0 点赞

悠悠岁月大观园

今天的大观园

  □黄鸿河

  大观园,济南老字号中最著名的品牌之一。何以见得?有济南老话为证:有朋友自远方来,“登千佛山、游大明湖、看趵突泉、逛大观园”。把大观园同“三大名胜”相提并论,可见大观园在济南人心目中的地位有多么重要。

  ○从大世界到大观园○

  说到大观园的由来,就必须提到北洋军阀靳云鹏。靳云鹏,山东兖州邹县苗庄人,1877年生,18岁时因生活所迫投军袁世凯,参加天津小站练兵,当习炮兵。因作战勇敢、足智多谋,成为北洋新军中显赫一时的人物。辛亥革命胜利后,经段祺瑞推荐,于1912年任北洋军第5师师长,并协助首任山东都督周自齐会办山东军务。

  1904年,济南自开商埠,把今天的经一路以南,经七路以北,纬一路以西,纬九路以东约4200亩荒地划为商埠开发区。1905年后,商埠开发区今大观园一带,成为新军第五镇统制张怀芝练兵的操场。1913年9月,靳云鹏接任山东都督后,把练兵操场及周边经三路以南,经五路以北,大小纬二路之间,圈地百亩,建设私家宅院,囤地待价而沽。

  1914年10月,地处经三路以南的靳府宅院建成后,正门正对后来大观园的北门,当时经四路才具雏形,路南曾是乱葬岗、茔地,一片荒凉。靳云鹏听取建议,决定在这里建一个市场以聚拢人气。他派出精干人员赴北京、上海实地考察,最终决定以洋气十足的上海“大世界”为模式,建一个市场。

  在商埠荒凉之地建“大世界”是一件大事,市场又要建成洋模式,当时正是德国人横行山东的时期,靳云鹏便请来德国工程师马卡尔负责规划设计,并在大观园北部建造了部分德国式商业建筑,把多处坟茔迁入今经七路以南、小纬二路以西的安徽义林,原住的十几家棚户则分别迁入三里庄和五里沟。投入供电设备,盖起了至今尚存的电楼子,开始招商引资。

  随着市场招商的消息广泛传开,从外地来商埠寻找商机的有识之士开始“蠢蠢欲动”,到大观园西北角市场筹建处打听“大世界”是干啥的?筹建处人员不知如何恰当解释,负责人便来请示,靳云鹏说,大世界啥意思?知道《红楼梦》中的大观园吗?大世界就像大观园。这一说大伙就明白了,随后谁人再问,筹建人员便回答:“大世界就像大观园。”《济南古建筑轶事》《经天纬地》两书都详细记述了此事。从此,靳都督要建大观园的消息越传越广,被更多的市民所知晓,最后连靳云鹏也不得不接受这个现实,干脆取消了大世界的称呼,认可了“大观园”这个古为今用、流传至今的美名。

悠悠岁月大观园

孙少林在大观园创办了晨光茶社。

  ○一把火“烧红”大观园○

  1915年7月,靳云鹏联合十四省将领,发电呈请袁大总统速登帝位,后见各地讨袁声浪剧烈,顿觉袁大总统大势已去,便翻手云雨,于1916年3月联络冯国璋等五省将军,致电袁世凯取消帝制,劝其退位。袁世凯大怒,骗其进京免除都督官职,留任“国务院参事陆委会主任”虚职。祸不单行,初步运营两年多的大观园,也同时遭一场大火,除保留住几间洋房和北门口电楼子外,其他商铺棚户都被烧了个精光。

  靳云鹏早年是“青洪帮”出身,他听说大观园遭大火后,便给身在济南的青帮盟兄弟聂鸿昌(也有人说是钱宝琛)写了一封信,告知自己在北京的困境,拜托盟兄处理一切善后事宜。聂鸿昌(钱宝琛)建议把大观园租出去,租期20年,不管谁租赁承建、投资招商,优先安置灾民,20年后地上建筑及配套设施统归靳云鹏所有。此提议得到靳云鹏同意,张仪亭被推举立约担当此任。

  张仪亭,河北省冀县人,自幼在天津长大,曾在经一路经营“同兴义”粮栈,见多识广,是开创早期大观园繁荣的主要人物。他先借用“长丰房产公司”和靳家的招牌筹资借款,在大观园北面建了两排经商用房,打算出租盈利后向南逐步推进。又把南边土地租给一些卖艺之人,允许他们搭棚设馆、撂地表演。几年时间里说书唱戏、打把式卖艺的聚集大观园。张仪亭的经营理念是只要艺人来租地,租金再少也同意。因为艺人能引来观众,有人来才能有买卖。最早把相声传入济南的天津艺人来福如就全家齐上阵,在大观园撂地说相声、唱数来宝。

  1918年10月,徐世昌就任大总统,靳云鹏咸鱼翻身,先是出任陆军总长,后又被任命为国务总理兼陆军总长。张仪亭遂借祝寿为名,备厚礼进京拜会靳云鹏,回来后在“鸿元楼”大摆宴席,广请各界社会名流,使人人尽知他的靠山是国务总理。此后很多有钱有势的人开始来大观园投资,租用大观园的土地建门头房、开饭店、开烟馆、办娱乐场,搭棚说书唱戏的艺人就更多了,为后来“曲山艺海”的形成奠定基础。

  谁曾想久闻大名的大观园,是从小商小贩、撂地卖艺的江湖艺人中开场的,是在一把大火中“烧红”的。

  后来1933年,军阀韩复榘在大众剧场包场看孟丽君、孟丽蓉姐妹演出京剧《火烧红莲寺》,又引起大观园一场大火,虽说大众剧场保住了,但其他门面都被烧了个一塌糊涂;1938年,大众剧场二次开演《火烧红莲寺》,结果又发生一场大火,从此大观园剧场忌演该剧;1941年5月10日,大观园外商场又遭了一场火灾,西边赵家干饭铺和其他小吃摊被烧成一片废墟。但说来也怪,四场大火后,大观园每次都能凤凰涅槃,在烈火中新生。

  ○从争权夺利到一地鸡毛○

  大观园买卖逐渐红火,引起了一位大人物的眼红,这就是靳云鹏的亲弟靳云鹗。靳云鹗也是行伍出身,曾任吴佩孚手下师长,后被蒋介石委任“两河宣抚使”,官至国民党上将参议。靳云鹗与张仪亭原是朋友,曾多次出面帮其筹资借款。1930年初,政界失宠的靳云鹗欲卸甲经商,见张仪亭志得意满,便心生嫉恨。他来到济南住进兄长宅院,开始遍走大观园,对照马卡尔工程师的图纸“吹着醭土找裂纹”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果然发现张仪亭私改规划,未按原图施工。靳云鹗迅速赶到天津,到兄长处状告张仪亭,并提出收回权利,由自己出面经营大观园。财大气粗的靳云鹏本未把大观园放在心上,见亲弟欲为,便顺水推舟委托其办理大观园事宜。

  1930年3月,靳云鹗一纸诉状把张仪亭告上法庭,诉其未按图纸施工,合同到期难以交出德式建筑的大观园。张仪亭当然也不服气,声称合同期还有6年,自己投资中式平房建筑是用来经商赢利,今后肯定会继续投资建筑,合同到期定能交给你一座按图施工的德式大观园。双方各执一词,省法院知道双方都有靠山,便想通过调解息事宁人,无奈双方互不相让,官司打了半年也没有分出输赢。

  正在这时,中原大战给靳云鹗打赢官司带来了希望。韩复榘被蒋介石任命为山东省主席。靳云鹗与韩复榘是换金兰谱的把兄弟,靳云鹗又把一纸诉状送到韩的手里。韩复榘颇有政治头脑,认为刚进山东,尚未站稳脚跟,若不分青红皂白判案,必然有失民心。况且张仪亭并非无理争辩,若硬判靳云鹗胜诉,岂不把山东商界得罪了,没有商界出钱交税,怎么能养得起军队呢?韩复榘便踢了一脚皮球,把双方支到南京最高法院判决。

  靳云鹗头脑发热,果然去南京提出上诉。张仪亭作为一个精明能干的商人,也不是省油的灯,他利用南京青洪帮的势力,聘请了最有名的律师和靳云鹗分庭抗礼,又多处送礼打点。结果最高法院判决如下:张仪亭未按合同要求建设,同意靳云鹗提前终止合约,收回租赁土地,但因合同未到期,不得索取额外补偿;自法院判决后收回大观园,原告不得再要土地承赁费和前期收益。这种各打五十大板的判决结果,双方竟然握手言和。

悠悠岁月大观园

佟顺禄的跤场也非常有名(底座蹬重者为佟顺禄)。

  ○另打锣鼓新开张○

  20世纪20年代末,正是欧美资本主义国家陷入经济萧条、无暇东顾的时刻,中国民族工商业开始崭露头角。夺回大观园产权的靳云鹗雄心勃勃,开始按照自己的思路改造大观园。靳云鹗陆续建设了第一剧场、共和厅等,1931年9月26日中秋节当天,大观园正式开业,并请济南著名回族书法家金棻为“大观园”题写园名。虽然当年商场还只是一个雏形,但大观园开始由传统集市向现代化商场模式转变。

  靳云鹗聘请著名工程师万亿顺负责对大观园进行整体设计改造。万亿顺是湖北省孝感人,他在改造设计中分出内商场和外商场两部分,南北置留两座正门,东西设置三条巷间进出通道。在大观园东南位置建设第一剧场,后更名大众剧场,楼分上下两层,配有旋转舞台,可容纳1200名观众,当年在济南与北洋大戏院齐名,开始时主要上演京剧,后来也开演文明戏(话剧)。

  在大观园西面中间建设第二剧场,最早主要演评剧、豫剧、黄梅戏,后来被一个叫王增元的承租后,改为主要放映电影,成为济南最早放映有声电影的影院。据万亿顺的女儿万美珠回忆:1931年中秋节,她陪母亲向秀青观看了大观园开业第一场有声电影,是著名演员胡蝶主演的《姊妹花》。

  大观园西南角建的是第三剧场,规模较小,主要上演杂技、魔术、耍猴驯兽、歌舞类小型节目。著名的北京京韵大鼓演员刘宝全多次在这里演出。1938年大观园发生火灾,第三剧场被烧毁,未能修复。后来一些小商小贩们利用断壁残垣搭起了棚户,卖一些小人书、画本文具等,后改建成一座大型蔬菜市场。

  从大观园北门进去,在内商场偏西中间位置是四面厅,人们习惯叫这里为共和厅。这里经常有各种曲艺节目上演,著名京韵大鼓表演艺术家骆玉笙、京剧名家赵红云经常在这里演出。1941年大观园内商场扩建,四面厅被拆除;另外大观园里还有座新兴舞台,里面是举办歌舞、交谊舞等活动的地方。共和厅周围是好几摊说武老二(山东快书)的,著名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高元钧、杨立德都曾在此撂地演出。大观园打把式卖艺的还有个刘仲山,在老济南很有名,人送外号“一撮毛”,是个练家子,常爱光着脊梁穿件黑灯笼裤,玩五股飞叉旋转如风,老远都能听见哗啦啦的响声,银光闪闪的飞叉就像粘到他身上一样,从肩头滚到肚腰,让人看得眼花缭乱,最精彩的是飞叉落到脚面上,他一脚能踢到六七米高,在众人的惊呼中飞叉稳稳落到肩膀上。

  大观园的外商场,类似今天的门头房,共有226家,主要包括百货店、绸布店、服装鞋帽店、照相馆、镶牙馆、理发店、烟膏店等,多是个体散户。其中大小餐馆有38家,比较著名的有天丰园狗不理包子,另外马家馆牛肉水饺和涮火锅、赵殿龙父子大米干饭把子肉、文升园的油旋、北京饭馆的抻面和烤羊肉、曹家扁食楼的猪肉水饺、小洞天饭馆的砂锅菜和炸春卷、张贯勇米粉铺的高汤米粉等都很叫座。

  ○你方唱罢我登台○

  大观园虽然占地面积不大,只有46亩,但可谓三教九流,洋洋大观,创出许多济南之最、山东之最。其中比较有名的有晨光茶社、佟顺禄跤场、大北照相馆、天丰园狗不理包子铺等。

  先说晨光茶社。1941年3月,济南青莲阁演艺厅老板马玉山,去天津邀请相声名家李寿增和爱徒孙少林来济南演出,结果天天“爆棚”。孙少林感觉济南是一方风水宝地,便和师傅商量开场子。当年济南的曲艺窝子有南岗子、青莲阁、劝业场、大观园、西市场和南门桥头等,孙少林便选中了名气最大的大观园。在妹夫赵大成的资助下,孙少林用100包华庆面粉租下了东门内狗不理包子铺南邻,一个原先演滦州布影(皮影)的场子,做自己演出的固定场所。李寿增、孙少林师徒又去天津请来袁佩楼、刘广文、高桂清、高少亭、冯立章、冯立铎等一批相声演员,1943年农历九月二日晨光茶社正式开业。孙少林确实在济南开创了一片新天地,他自己的相声功底相当了得,相声界有“南张(永熙)北侯(宝林)中少林”之说,而且有武功,每次出场都是翻着“踺子”或打着“跟头”上台,他学裘派花脸得到过裘盛戎先生的肯定。当年相声界还有一条不成文的规矩:“北京学艺,天津练活,济南踢门槛”。很多著名相声演员都曾来晨光茶社演出,先后来的有周德山、张寿臣、马三立、刘宝瑞、郭全宝、马季、李洁尘和儿子李伯祥等。

  大观园还是山东省武相声的发源地,这便是佟顺禄跤场,地址在大众剧场南墙外,一块200多平方米的地方。佟顺禄,满族,北京人,家庭贫寒,自幼练习武功。他有一次回北京路过济南拜访朋友,发现大观园是个开跤场的好地方,而且济南人热情好客,于是便在济南扎下了根。老济南们提起佟顺禄和他的跤场,无不津津乐道。当年经常在这里表演的有佟顺禄、马清宗、谭树森、郭兴禄、马振标(绰号面包)、宛殿文(绰号按电门)等20多人。据老人们回忆:每天先是小徒弟们喊场子:“南来的、北往的,大观园里放响的;天也不早了,人也不少了,今天俺师徒练几套拳脚献献丑;有钱的您捧个钱场,没钱的您捧个人场。”经过多遍转圈喊场子,观众越聚越多,摔跤手穿好褡裢,一般先来两段插科打诨、连说带比划的武相声,把观众逗乐,师徒再开始操练起来。假摔真摔几跤后,佟顺禄在观众喊声中出场,手提82斤重青龙偃月刀,舞起来在手中上下翻飞,练完关公48路刀法,再乘兴来一段绝技“刀劈四门”。最后再来段“楚霸王上硬弓”,双手双脚加嘴巴,一气拉开5张弓,真可谓神力。在观众此起彼伏的叫好声中,兜售两圈虎皮膏药、大力丸。

  谭树森,绰号“神钩子”,也是老济南最著名的跤手之一,他所创的以小胜大、以弱胜强、四两拨千斤等脚法被称为“谭氏跤法”。谭树森曾在大观园跤摔日本军官、四里村拳打日本人,后逃到南京投奔师傅宋振浦,抗战胜利后才返回济南。因为有佟顺禄、谭树森等人开创的大观园跤场,20世纪40年代初至60年代末,济南与北京、天津、保定并称为中国四大跤城。

悠悠岁月大观园

20世纪50年代的大观园

  ○繁荣昌盛大观园○

  1935年,靳云鹗因病去世,靳家无奈又把张仪亭请了出来。张仪亭精明强干,他最了解大观园在济南人心中的分量,虽然1933年遭过火灾,但有原来基础,招募投资重建不难。在他的鼓动下,果然投资的商人络绎不绝,几年间大观园又逐步恢复了过去的辉煌。

  1937年底日本人占领济南后,强行霸占大观园,此时靳云鹗的儿子靳怀刚已参加共产党,接管了大观园,日本特务对他有所怀疑,靳怀刚就在党组织的安排下奔赴了延安。行前把大观园房产一 一拍卖,其中多数被张仪亭拍得。后来张仪亭勾结日本人,在大观园里横行霸道。

  1948年9月济南解放后,人民政府接管了大观园商场,镇压了商场恶霸势力的头子张仪亭、张焕德父子,成立了“大观园商场管理委员会”,从此大观园面貌焕然一新。1954年,大观园对私营工商业陆续进行工私合营改造,许多店铺进行了自愿合并,如饭店只保留了天丰园和马家馆回民饭店;曲艺厅、剧场等合并为大众剧场和大观电影院两家国营单位,晨光茶社也成立了曲艺队;其他商店统一合并为百货商场,20世纪50年代末大观园成为全市商品种类最齐全的大型国有商场。很多从前撂地演出的名艺人,后来都成为受人民尊重的艺术家。

  20世纪60年代至90年代,是大观园开业以来最繁荣的40年,商场橱窗灯火通明,顾客日夜川流不息,成为老济南久久难忘的回忆。

  1995年,大观园商场被命名为“中华老字号”,是济南商业界大观园、人民商场、百货大楼、百货一零、省华联“五朵金花”中最绚丽的一支。进入新世纪以来,面对市场竞争,大观园又一次重建规划,几乎拆净了原有建筑,先后建起了四座牌坊,在大众剧场原址建起了汇宝大厦,在南门和菜市场及百货店原址建起了新型营业大楼。硬件投资虽然很大,但商场经营效益和客流量却不尽如人意,与大观园原有的特色相行渐远,成为老济南心中隐隐的痛。

  2010年以来,大观园商场参照上海城隍庙的建筑风格,除保留“中国理发厅”一段建筑外,对北半区进行了脱胎换骨的改造,对南半区楼体外观进行了复古装饰,形成了红墙、灰瓦、红柱、飞檐、画栋、雕窗的外观,成为具有传统文化特色的商场。广场周围的大型铜雕塑像“摔跤”“滦州布影”“拉洋车”,以及新建的城隍庙和广场中间“晨光茶社”的金字招牌;还有灯光闪烁着的老牌坊、城南往事、百年酱骨、老济南四合院等等,似乎都在提醒着来往的人们,这就是古色古香的大观园,这就是期盼再来一次繁荣的大观园。


已有0人点赞

0条评论

 
承诺遵守文明发帖,国家相关法律法规 0/300