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/ 济南新闻 / 济南故事 / 正文

《子不语》中几篇与济南有关的传奇故事

汉高祖弑义帝

汉高祖弑义帝山东驿盐道卢宪观暴卒,已而复苏,云前身本九江王英布也。弑义帝,乃高祖使之,非项羽所使也。高祖阴弑义帝,嫁名项羽,而伪与诸侯讨弑义帝者。羽讼于上帝,须布为质。质明,果系高祖所弑。陈平六出奇计,此其一也。故卢死而复苏。问:“何以迟二千年而谳始定?”曰:“羽以坑咸阳卒二十万,上帝震怒,戮于阴山受无量罪。今始满贯,方得诉冤。”

按王阮亭《池北偶谈》载张巡妾报冤事,亦迟至千年。盖张以忠节故,而报复难;项以惨戮故,而申诉亦难也。

白话大意

山东驿盐道(官名)卢宪观暴毙,一会儿又苏醒过来,说自己前世是九江王英布。弑义帝,是高祖的意思,而不是项羽所指使。高祖阴谋弑义帝,嫁祸项羽,而假装与诸侯一起讨伐弑君者。现在,项羽向上帝告状,必须英布对质。对质清楚后,果然是高祖所为,弑义帝,实际是陈平的六出奇计之一。就这样,卢宪观死而复苏。有人问:“为什么推迟两千年才有定论?” 卢宪观说:“项羽由于在咸阳活埋二十万士兵,上帝震怒,惩罚他在阴山受无期徒刑。今天终于得以赎罪,才能申诉冤情。”王阮亭《池北偶谈》中记载张巡小妾复仇的事情,也推迟到千年以后。是因为“张巡杀妾飨士”令其成为千古名臣,而无辜的小妾难以复仇;项羽由于滥杀的原因,同样申诉也难。



宋荔裳受恶土地之累

宋荔裳受恶土地之累宋荔裳为山东臬使,族子某,素不肖,与总兵于七饮博为奸。于七者,前明末年山东土寇降清朝者也,虽为总戎,怙恶不悛。人以族子事告公,公怒曰:“如此必为家门之祸!俟其归,当缚至祠堂杖杀之。”某闻之,逃至德州。,夜宿土地庙中,梦土地神谓曰:“汝毋怖,大富贵至矣!现在于七谋反,汝可速往京师,赴提督处出首。”且曰:“某地中埋有百金,可取为路费。”族子掘地,果得金,大喜,以怨其叔故,遂赴提督处,并诬其叔与于七通谋,以故荔裳被逮入狱。未十日,于七果反,族子以首报之功受赏,荔裳牵累入狱,族亦昭雪。

宋荔裳受恶土地之累宋荔裳为山东臬使,族子某,素不肖,与总兵于七饮博为奸。于七者,前明末年山东土寇降清朝者也,虽为总戎,怙恶不悛。人以族子事告公,公怒曰:“如此必为家门之祸!俟其归,当缚至祠堂杖杀之。”某闻之,逃至德州。,夜宿土地庙中,梦土地神谓曰:“汝毋怖,大富贵至矣!现在于七谋反,汝可速往京师,赴提督处出首。”且曰:“某地中埋有百金,可取为路费。”族子掘地,果得金,大喜,以怨其叔故,遂赴提督处,并诬其叔与于七通谋,以故荔裳被逮入狱。未十日,于七果反,族子以首报之功受赏,荔裳牵累入狱,族亦昭雪。

白话大意

宋荔裳在山东担任臬台时,他同族的子弟某某,素来品行不端,和一个叫做于七的总兵吃喝嫖赌混在一起。而这个于七呢,是前朝明末时,山东一个土匪投降本朝后封官的;虽然官至总兵,依然是无恶不作。有人就把此事告诉了宋公,宋公大怒,说道:“长此以往,必定会祸害到整个家族啊!等他回来,绑起来,带到祖宗祠堂上当众打死他。”某某听说此事,赶紧逃跑,跑到了德州。路上,睡在一个土地庙里,梦到土地爷给他说:“你别怕!大富大贵就要来啦。现在,于七要谋反了,你赶紧去京城,到某提督那里去告发他。”又说:“某某地下,埋着百两银子,可以当做你的路费。”这个子弟某某梦醒之后就去挖掘,还真的挖到了银子,大喜过望。又因为他很恼恨自己的叔叔宋某,于是就跑到某提督那里告发,顺道诬陷说他的叔叔宋荔裳还是和于七通谋造反的,于是宋某就被逮捕入狱了。不到十天,于七还真的造反了,这个子弟某某因为告发有功,得到了很大奖赏;而倒霉的宋某,入狱之后没多久也平凡昭雪,放出来啦。



赵西席

山东按察司白映棠,家延一西席,赵名康友,康熙丁卯孝廉,宾主师弟俱各相得。元宵张灯,彼此宴饮散,孝廉就寝书斋。次日薄午不起,有小僮户外窥之,见孝廉头上插纸花双枝,两手反接,口微笑而目斜瞪,赤身僵立。僮大惊,唤主人蹋户入,则已死矣。当胸一圆洞,通于背,大如碗,中无心肝,不知被何物探去。插花反缚剥衣者,像牲牢之形,以戏之也。

白话大意

山东按察司白映棠,家里聘了一位幕僚,名叫赵康友,是康熙丁卯年的孝廉,宾主师弟俱各相得。有一年元宵节,按察司府内张灯结彩,宴饮聚会。赵康友喝多了,便在书斋就寝。第二天快到中午了,赵西席仍然不见起床,小书童悄悄从窗户往里瞧,就见赵康友头上插着纸花双枝,两手反过来绑在一起,嘴微笑但目斜瞪,赤身裸体直僵僵的站在屋里。书童大惊,请按察司白映棠前来。进入屋子,发现赵康友已死多时。胸口有一圆洞,贯通前后,碗口大,肚子里没有心肝,不知被什么东西掏空了。插花、反绑、剥衣,是祭祀中祭品的样子,戏之快也。


铁公鸡

铁公鸡济南富翁某,性悭吝,绰号“铁公鸡”,言一毛不拔也。忽呼媒纳妾,价欲至廉,貌欲至美,媒笑而允之。未几,携一女来,不索价,但取衣食充足而已。翁大喜过望,女又甚美,颇嬖之。

一日,女置酒劝翁曰:“君年已老,需此多钱无用,何不散之贫人,使感德耶?”翁大怒拒之,嗣后且防之,虑其花费。如是者半年,启其所藏,已空矣。翁知女所窃,拔刀问之,女笑曰:“君以为我为人乎?我狐也。君家从前有后楼七间,是我一家所居,君之祖父每月以鸡酒相饷,已数十年。自君掌家,以多费故罢之,转租取急,俾我一家无住宿处。怀恨在心,故来相报耳。”言讫不见。

白话大意

济南有一富翁,因为性格吝啬,一毛不拔,便有了“铁公鸡”的绰号。一日,铁公鸡忽然找媒人张罗纳妾的事,要求价格最低、女子相貌最美,媒人笑着答应了。不久,媒人带来一个女子,不问多少聘礼,只求衣食充足而已,富翁大喜过望。女非常漂亮,富翁宠爱有加。

一日,女子摆酒,席间劝富翁:“你年纪已经很大了,不需要太多的钱了,为何不散尽家财分给穷人,使人感恩戴德?”富翁大怒,嗣后对这女子多加提防,限制她的花销用度。如是这样,半年之后,富翁查点他的钱库,发现早已空空如也。富翁心里便明白了,必是那女子所窃取,拔刀而问之。女子笑而答道:“你以为我是人吗?我并非人,而是狐狸。你家以前有后楼七间,是我一家的居所,之前的数十年间,你的祖父每月以鸡酒供奉。自从你掌家开始,以革除额为支出为理由取消了,有匆忙间出租出去,使我一家没出居住。怀恨在心,特来相报。”说罢,这女子便不见了。

0
自定义html

下一篇:细数那些老济南的街名

上一篇:老舍旧居济南的冬天

网友留言评论(0)
 
文明上网 礼貌发帖 0/300
最新投稿
人气排行
精选图文
自定义Html广告